中山大學劉孟奇:職場目標從五年規劃開始

「五年後我的人生如何發展」?劉孟奇認為,如果在學的學生能掌握這觀念,就不會慌張,反而能給自己更多的時間去準備職場人生。
不久前,我遇到一位國貿系畢業的學生,一畢業就進貿易公司,她以為在那裡會接觸到很多的人,沒想到,整天都在處理行政瑣碎的工作,開始不想去上班。

在跟我的訪談裡,她回憶,自己在大學社團活躍,從小就是喜歡跟人相處,卻沒想過職業對她的影響是什麼。

她漸漸發現,在貿易公司的工作就是接訂單、打訂單。戲劇化的事來了,有一天,她打卡下班後去看海,她問自己,「要這樣過一輩子嗎?」那時候薪水很不錯了,但她卻找到另一家公司的人資管理部門的助理,薪水比原來的少一萬,但她徹底了解她喜歡什麼。

其實,台灣的年輕人不是找不到工作,大部份在職場工作兩、三年的職場新鮮人關心的,其實是,「五年後我的人生如何發展」?

如果在學的學生能掌握這觀念,就不會慌張,反而能給自己更多的時間去準備職場人生。

在學生階段很重要的是,認識自己、認識職場、認識世界。

認識自己是從小開始累積的,對自己多些了解,比較容易找到方向感,那不是說就確定職業,而是了解性向與感到成就感的方向。

我們對人有興趣,有可能做人資、業務,但你要這種人去做文書與行政就可能痛苦。職涯輔導是慢慢收束、慢慢聚焦。

有了方向感,你才能做計劃,你才能應變,因為你知道主軸在哪裡,至少不會那麼慌亂,你有一個核心,然後慢慢修正。

我們設想一位大學生一直沒做這準備,跟大家玩或無目標的打工,如果沒有家世背景,五年後,能突破天花板嗎?兩個同樣沒有背景、學歷相當的人,在職場上如何分出高下?其實就是看你有沒有其它能證明你的能力、有沒有把握機會實習、有沒有曾經因為你有所規劃,在科系外,修過其它科目或學程,這差別就出來。

有了收束的工作類型選項,再回頭盤點在學的自己,有哪些缺乏的能力,有哪些努力的空間。

台灣學生缺乏的能力

有些能力是台灣學生比較缺乏的,因為我們的教育沒有配合未來競爭邏輯快速修正。

第一,表達能力變得前所未有的重要。以前生產線的時代、操作機器設備的時代,哪需要表達能力;但現在任何工作都要求表達,因為工作環境經常面對不可知的情況;像以前的工程師很安靜,但現在的工程師不能沈默,當製造業服務化、客製化的時代,即使是工程師,也要隨時用視訊解決外國客戶的問題、面對國際性的貿易與管理,但教育沒有給足這訓練。  

表達能力如何訓練?從寫報告、做科展、寫日記、寫週記、上台報告都是很好的訓練。

第二,企劃的能力。未來的職場會期待積極表現的個人,即便很基層的人都被鼓勵表現自己,每個人都可以完成一項專案,策畫活動、提案的能力變得很重要。

第三,開會的能力。職場上愈來愈重視團隊合作,合作必定需要大量的溝通與小組討論。

從小到大,大家都開過班會,但是,兩個人在一起怎麼討論,四個人怎麼討論,都是訓練,這些是英美在教育改革時很重視的。

一項針對美國企業主所做的最新調查顯示,企業主認為最重要的四項能力與態度,分別是:溝通能力(包括口頭及書面)、誠實與正直、團隊合作技能、人際相處能力。

但最後必須提醒的是,各國研究都指出智慧跟才能外,努力、堅持才會讓人成功。成功沒有捷徑。


天下雜誌 第384期 / 李雪莉 / 96.11.7上網